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你的位置:泊头市乘龙泵业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泊头市乘龙泵业有限公司 被大女主系统逼上清华


发布日期:2024-07-02 09:40    点击次数:88

意外穿进大女主系统。

系统说考不上清华就要抹杀我。

本来就头疼了,茶妹突然跑来诬陷我偷她项链。

我真的拜托。

家里衣柜几千条还比不上你这一条

叮!恭喜宿愿望实现,您已穿书成功,请尽快完成主线任务被男主甩并考上清华或触发隐形任务,不然您将被系统抹杀!

脑子里传来一道机器声,等我听清内容后,忍不住跳起来对着天空竖起了中指!

网传七星连珠之日就是穿越之时,作为资深宅女哪管什么七星连珠,只想把书架里收藏的小说看完。

看小说看了十章就忍不住想看目录,看到林深栽赃陷害江如苏伤心欲绝等字样,我炸了。

还不如让我穿书成女主,绝对不会是恋爱脑!

没想到,梦想实现,我竟穿书成了失去父母只能继承巨额家产的女主江如心。

狗系统,还考清华呢,姐只是个拼死拼命考上普通的大学牲,让我再参加一次高考,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。

心心,你干嘛呀,体测很快就开始了。

我低头看了一眼,自己正穿着运动服,凭借我多年看小说的经验,说话的正是是女主的好朋友许锐。

没想到我都穿书了,还逃脱不掉要体测的命运。

狗系统,我一穿越就让我跑米,这么一想,我更忍不住了,跳起来竖了两个中指。

只顾得竖中指了,没注意看脚底的石子,我很快成四脚朝天的姿势趴在了地上。

沙子摩擦着我手臂,很快传来一阵刺痛感。

心心!

以我的视角,一个庞然大物朝我跑来,卷毛下的一双大眼波灵波灵的,据我猜测,他就是女主的终极舔狗顾离。

他弯下腰把我抱了起来,按照我穿书前那恐男的程度,一定会跳下来顺便跳个霹雳舞证明我没事,可我瞅到了不远处的男主林深,我就安分起来。

之所以一眼就能确认他就是林深,那得多亏了作者大大,什么棱角分明的脸庞,高挺的鼻梁,完美的薄唇。

帅确实帅,换作穿书前碰上说不准我的恐男症就消失了,可一想到不和他分手我就会死,瞬间没有心情欣赏帅哥了。

演戏要演全套,我很快就像林妹妹般柔弱地倚在顾离肩上,明显感受到他身体瞬间僵硬,后又快步朝校医室走去。

快快!赶紧甩了我!让我开始爽逼人生。

确认看不到林深的身影后,我麻溜的爬出了男二的怀抱。

谢了兄弟!

姐姐,你要不和他分手了,和我在一起吧。你看我这么体贴人,你摔了他都不过来抱你。

顾离是知道女主和林深恋情少数人之一,男二给女主表白,女主不知道怎么拒绝,只能告诉他她有男朋友了。

他泪眼汪汪地看着我,我差点忘了他可是我的终极舔狗啊。

我确实想和林深分手,但我还没做好谈恋爱的准备啊,再说我也不喜欢林深这款啊,爷喜欢的可是华夏好男儿,能撑起天的那种。

姐妹,读书人咱不谈情说爱。

对不住了,说完我就跑了。

误打误撞,找了好一会儿的高三班出现在面前,我走了进去,猝不及防对上了林深那深不见底的双眸。

我停直腰板,故作镇定得走了进去,怕什么,在没分手前那最喜欢的那个角色班主任大梁布丁走了进来。

大家刚体测回来应该累了吧,给大家准备了个惊喜说完后,他转过头对着门口说道进来吧,新同学。就是你的男人,可一想到还没分手我就躺在别的男人的怀里我更心虚了。

这种心虚的感觉随着上课铃的响起逐渐被我压了下去,穿书前我

穿着粉红色的连衣裙,一身名牌的少女走了进来。

就这一眼,我就能确认这就是白莲花女二!

我的摇钱树,快快把林深从我身边抢走,顺便让我吃个瓜,全班没人比我还兴奋了。

大家好,我叫白柚柚,我刚从漂亮国回来,我爸爸是白氏集团的总裁,其实我这次回国还有个重要的原因……

她语顿,扫了全班了一眼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意味深长看了我一眼,最后她把目光落在了林深身上。

来了来了,好戏来了,不用照镜子我都能确定我现在肯定是星星眼。

我这次回国主要是为了林哥哥,我和林哥哥是青梅竹马。

说完后一脸娇羞地低下头,空中响起一道道拍掌声,大梁布丁一脸尴尬地站在旁边,我转头看了林深一眼,他至始至终都没抬起头。

我有点小失望,没想到女二就这水平,指望她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分手。

我花了一天时间看了高中的知识,好在我都没忘记,感谢曾经那个努力的自己。

最后一节晚自习下课铃响起,班里的空位多了起来。

林哥哥,要不你送我回家吧,夜晚黑黑,人家怕怕。

白小姐,叫你家司机过来接你吧。

我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看起戏,女主之前和男主说不想公开恋情影响不好,所以林深现在不会来找我。

白柚柚虽然脑子不好,但缠人的功夫是一流的。

她和林深一前一后走出了教室。

吃完瓜后,我也开始收拾东西。

心心!不好了!林深和那谁一起走出去了,听说那白莲花是白氏集团的千金。

许锐和我不同班,估计听到什么消息过来告诉我。

她不知道的是这正合我意。

……

放下书包后,我揉了揉酸痛的肩,果然高中生都不容易。

下来。

我看着手机屏幕,林深五分钟前给我发的消息,他就住在我家对面。

大胆猜测,白莲花示爱成功,男主为爱甩我,投进白富美的温柔乡里,从此以后我走上人生巅峰。

我连跑带跳地跑下了楼,太过兴奋了以至于我撞上了一堵人肉墙,鼻子有些吃痛。

我顾不上疼痛,瞪大双眼的看着他。

快!男人甩了我!

的身高足够他俯视我,他没说话把我抱进怀里。

扑面而来的薄荷香让我一时失了神,这剧情发展的不对呀,难道白莲花攻略失败

他没说话,静静地抱着我,暗黄的路灯给他整个人渡了一层神圣的光。

放学后天台见,有事和你说。

白柚柚果真会使用钞能力,很快就有人给她跑腿了。

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天台

我眯了眯眼,想起了小说的老套剧情,这天台我是去定了。

说不定这就是个分手的绝好机会。

……

我故作矜持,没有一下课就冲过去,而是等人少后才去。

我可真会善解人意,我可不想她丑恶的面庞被林深看见,要是他们不在一起那我怎么办。

推开楼梯口的小门,白柚柚果然在那。

还没等我开口,她先发制人给你万,离我家林哥哥远一点。

我没说话,静静地看着她。她估计查到了我和林深的关系,但没调查我的身份,以为我是贪图林家财产的贫民窟女孩。

真可惜,作者妈妈给我的人设是爸妈出车祸后继承巨额财产的白富美。

她见我没说话,又再一次开口嫌少真是个拜金女。

说完后她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丢在地上,里面有一百万,拿了钱滚出这个学校。

我仔细地打量她,白净的皮肤下藏着在这个年纪不该有双眸,那是赤裸裸的恶意。

本来想把你家林哥哥让给你的,可你就这态度我突然就改变主意了。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。

一字一顿的说道林深他不喜欢你这个丑女人!

她仿佛受了什么刺激,大声尖叫道。

你们快点,江如心那女人想害了我们的柚柚。

楼梯口传来跑步声,果真如此,这剧情可真老套。

白柚柚停止了尖叫,猛地给自己扇了两巴掌。

白皙的皮肤很快就出现了两个巴掌印。

她朝我这边走来,抓住了我的手放在她的脸上,我没有挣脱。

从楼梯口那个角度看起来,就像是我在欺负可怜的白富美。

江如心你在干什么!你快放开我们的柚柚!顾离哥哥林深,你看这女人的嘴脸多丑陋!

何婷带着男主和男二跑了过来,全校有谁不知她何婷单相思顾离,而顾离却是我的终极舔狗。

白柚柚弱弱的站在那,仿佛一朵在风中摇摇欲坠的山茶花。

是我打得她,我单方面看她不爽,你能把我怎么样

既然你不说话,那我就替你说了吧。

白柚柚瞪大双眼看着我,愣是她也想不到我会说出这句话。

心心,你不是这种人我相信你。顾离抓着我的手臂说道。

不,我就是这种人,你别相信我。

白柚柚好像抓到了机会,朝着林深跑去想倒在他的怀里,可林深没给他这个机会。

林深哥哥!你看她!她打我!

我星星眼看着林深,对啊,我打的她!你快甩了我这个恶毒女人!

打得好。

他的薄唇一张一合咬出这三个字,一定是我听错了。

林深拉着我的手走下了天台,不对!一定是剧情发展的不对!

林深说不定再憋大招,改天说不定就放了个屁臭死我。

他把我送到楼下,没像昨天那样把我抱进怀里,揉了揉我的头叮嘱我好好休息就回去了。

我也没多想,距离高考不到五个月,我要在这五个月内复习高中知识并考上清华,开局即是地狱模式。

拿出女主上次模拟考的试卷。

语文,数学,英语,政治,历史,地理,总分不到两百分!

我有些咋舌,有钱有颜有身材的女主一心放在林深身上,最后惨遭陷害,所以我才称之为恋爱脑。

学习的时间总是过得如此之外,当时针和分针指向十二点钟的方向,我放下笔,揉了揉酸痛的肩膀。

高中的知识不算太难,好在我大学没有荒废学业,所以对付起高中的知识简直就是游刃有余。

我拿出手机点开校园墙,挂在热搜第一的是我江如心三个大字!

我随手点进一张帖子里,爆!高三六班的江如心竟然在校园欺凌我们的新笑花白柚柚女神!据小道消息透露,江如心因嫉妒白柚柚的美貌想推她下楼。

写的一点水平都没有,这个校园有谁不知道我美若天仙,貌比西施,她白柚柚干脆回娘胎重造吧。

评论区底下清一色的水军评论。

早就想骂她了,不就是有点钱吗!白女神比她有钱多了!再说有钱就能欺负人吗

这种恶毒之人就应该被开除!简直就是害群之马。

她成绩一点都不好,总分加起来不到五百分,就一个花瓶。

……

其他的我不认,但那个成绩不到两百分我不得不服,毕竟这是事实,只能等下次模拟考用成绩说话。

骂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,我津津有味吃起我的瓜,这么多骂我的却没有一个人说我丑。

手机里弹出十分钟前白柚柚假模假式的安慰,大家不用担心,心心她她不是故意想扇我的。她只是太累了,我没事的。

配上一张自拍照,图片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,上一张帖子里没人爆她自导自演的扇巴掌,没想到她却自己说出来了。

很快就有人留言,柚柚女神太善良了吧,对此隔壁,不能说一坨答辩,只能说是一坨江如心。

就是就是!柚柚女神都受伤了还替人着想。

江如心就应该滚出昌盛中学。

不错不错,挺会给自己造势的,我快速在键盘上扣出几个字,这绿茶留着回去给你爸妈吃吧,我可不吃你这一套。

很快我的评论被顶到了前面,有几个不明真相但分是非的评论道。

你们说江如心是因为嫉妒白柚柚才霸凌她的,照我说江如心长那样需要嫉妒她吗

果真一股绿茶味,白柚柚女神真好,怕我上火专门请我喝热茶。

钞能力就是钞能力,很快我因态度恶劣又被骂上了热搜。

就连班群里都不在意我在不在群里,各自讨论着要怎么把我赶出班。

还没等我吃够瓜,校园墙热搜榜又刷新了。

真相!没想到是白柚柚仗势欺人,以钱压人!

我点开文件中的录音,白柚柔弱的声音在响了起来。

给你万,离我家林哥哥远一点。

里面有一百万,拿了钱滚出这个学校。

……

听到最后,我忍不住拍手叫好。

真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

我没再管评论区会说什么,毕竟我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,别人说什么做什么我才不在乎呢。

第二天我照样吃吃喝喝努力学习,不一样的就是大家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,从校门走进教室我接受了一道道注目礼。

心心宝贝!你火了!

许锐不顾众人的目光在距我两百米处大喊并朝我跑过来。

她从怀里掏出手机,胡乱操作一番后将手机屏幕凑到我面前,我们学校是省重点,允许学生们带手机进校园。

还没等我看清屏幕上的内容,她一字一句的念道:江如心真的是又美又飒,粉上了。

配图是我怒怼白柚柚的评论。

昨晚我放下手机就睡了,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。

许锐一直在我桌子旁边跟我讲后续,直到上课铃响起她才离开。

我大概理清楚了发生了什么,或者说为什么大家看我的眼神怪怪的。

据小道消息透露,昨晚那个视频是林深透露出去的,校长就是他叔叔,他想拿个监控轻而易举。

大家看我眼神奇怪不止是昨晚和白柚柚,可能还猜到了我和他的关系,不行,分手得提上日程了。

我暗戳戳的想道:眼神却不自由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高挺的鼻梁下的薄唇看着是多么的诱人,我不免咽了咽口水,许是我的眼神太过于炽热,他转头看向了我。

我赶紧把眼神挪开,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真丢脸。

高中学习的日子即踏实又紧凑,以至于无法让我分心想其他事情。

白柚柚今天没来,她自导自演扇耳光被人爆出来后她的形象有些崩塌,没脸见人,正好我耳根子也清净。

距离高考越来越近,大家都在努力朝着自己的梦想靠近,那是一个追星星的过程,追到了则光芒万丈,没追到也没关系,在努力追星的时候我们本就是一束光。

时间如同手里里的细沙,拼命握住仍从指缝里掉出来。

我们即将迎来第三次模拟考,白柚柚也不能再以任何借口呆在家里,这些天我和林深没有发生什么,都在努力学习。

在她新一轮的洗脑下,大家已经忘了她之前所发生的事。

校园里又流传起她是海归高材生,她也没有谦虚,毫不客气的大肆宣传。

在开考前十五分钟,趾高气扬的看着我,长得再好看又怎么样林哥哥才不会喜欢你这种一无是处的花瓶。

我没理会她,毕竟雄狮不会在意耳边的苍蝇。

在我这一段时间拼命补习后,高中知识里面被我捡起个七七八八,毕竟我穿书前可是从高考大省中杀出一条血路走进大学的普通人。

在出成绩前,白柚柚放出狠话年级第一她拿定了。

她胜券在握,已经准备开庆祝了。

我默不作声,继续订正我的错题,在真正的高考来临时所有一切赢的话都是假的,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。

……

大梁布丁手里抱着一大试卷快步走了进来。

班主任,小心点,三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。王健开口调侃道:班里很快传来爆笑声。

大梁布丁瞪了一眼,随后故作神秘的说道。

大家猜一下,这次的年纪第一花落谁家。

语落,大家的反应一致,默契地开口道林深!

这种问题就好像,已经知道答案了还要再问你一遍。

虽然白柚柚是从漂亮国过来的,但毕竟大家没见识过她的实力,反倒是常年稳居第一的林深才值得大家信任。

班主任尴尬地咳地了两声,没错,第一又我们的林同学,林同学继续努力。

班里很快很快就有人将视线落在白柚柚身上,还没等班主任公布第二名她就已经站了起来。

林哥哥拿了第一我是心服口服,第二名肯定是我,我和林哥哥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班主任肉脸可见的尴尬,虽说已经三十好几但还是不懂得处理这些小事。

白柚柚同学刚回国成取得如此成绩实属不易。

白柚柚抬起了下巴轻蔑地俯视众人,盘起手整个人犹如高傲的孔雀。

恭喜白柚柚同学取得年纪第的好成绩!

班主任说完后白柚柚像是听到了什么惊悚的事情一样,脸瞬间青一块紫一块的,最后不甘地坐了下去,班里增添了几束意味深长的目光。

班主任继续公布成绩,大家想不想知道年纪第二到底是谁

班主任你就别卖关子了,你快说吧,虽然不可能是我但我真的很好奇。

班主任顿了顿,扫视了全班一眼最后将视线落在我身上,恭喜江如心同学取得年级第二的好成绩!江同学进步神速,值得表扬!

白柚柚突然猛地站了起来,不可能!她肯定是作弊的!

班主任不悦呵斥道:白同学,你这是在质疑老师吗还是质疑考场的公正性

白柚柚翻了个白眼坐了下来,巨大的落差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格外阴森,不过我不在意,这不是我该管的。

我翻看卷子仔细看看我错了哪些题,毕竟及时订正加按时复习错题才免得重蹈覆辙。

这一次考试取得了年级第二我没有骄傲,我知道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白柚柚的庆功宴没有浪费,只不过改成了生日宴会。意料之中她邀请了我,毕竟我可是重头戏。

终于让我等到了,分手指日可待!明晚林深肯定为爱诬陷我然后甩了我!

到时候我妥妥人生赢家。

……

许锐,我爹到底有多有钱

许锐愣了一下,随即抓起桌上的苹果咬了一口,你爹那公司跟那什么白氏集团比起来绰绰有余,只可惜叔叔和阿姨……

她没说下去,但我知道那没说完的话指的是什么。

我看着桌上的裙子愣了神,白柚柚不仅邀请了我们班还邀请了几个和我走得近的人,顾离也在邀请名单当中。

许锐本想帮我挑选一条艳压群芳的裙子,我拒绝了,选了一条浅白色的裙子。

我不禁望着镜子这张巴掌大的脸入了神,如果女主的爸妈没出车祸,女主没有一心放在林深身上那她得多优秀。

……

欢迎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,大家吃好玩好,一定要开心哦。

白柚柚的生日宴会选在一个庄园里,看得出她下足了功夫。

她穿着一字肩粉色小礼服,把她整个人衬托得出奇可爱,可疑的是这条裙子过于朴素,不符合她的风格。

她缓缓朝我走来,心心,我们过去湖边看看吧,听说那湖可美了,正好我也想和你说一件事。

何婷很快将湖边腾出一块供我俩正常交谈却不足以令人听见的空地。

我微微打量了她一眼,嘴边的弧度若有若无的上扬,点了点头。

她确认周围没什么人后,缓缓开口顾如心,再给你一次机会,立刻马上把我的林哥哥还给我,不然我要你好看。

傻白甜终究是傻白甜,我怎么能轻而易举地答应她,这样林深就见不到我丑恶的嘴角就不能甩了我了。

本就的我穿上的高跟鞋后低头在她耳边吹气道:如果我说不呢

她瞪大眼睛看了我一眼,眼里透露出一丝算计,那就别怪我了。

她抓住我的手,然后整个人朝着湖水的方向倒去,腾起一道水花。

啊啊啊!救命啊!

她同手同脚地拍打着水面,就像旱鸭子落了水,人群的视线很快转向了我们这个方向。

我静静地看着她,但我余光四处打量着,林深呢

林深还不快来救他柔弱的林妹妹吗

很快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朝我跑来,他猛地抓走我的手臂,你没事吧

我满脸黑线,按剧情发展不该是他扇我一巴掌然后让我跪下来道歉吗

白柚柚许是看到了希望,拍打的水花声更大了。

林哥哥!快来救我!

林深确认我没事后,如同高岭上的冰雪花居然临下的看着她,不好意思,不会游泳。

噗,我忍不住笑出声,海市谁不知道林深是出了名的游泳健将。

湖边很快聚集了一群人,但都只是在湖边指挥着,没人想下去救她,最后在白柚柚的钞能力驱使下,何婷将水里的白柚柚捞了上来。

白柚柚上岸后柔弱地倚在何婷身上,温柔的开口,心心,就算你不想把林深让给我,你也不能把我推下水啊,我可以不要林哥哥的,但只要你和我道个歉行吗

几句话的消息如果震惊众人,人群很快传来小小声的讨论声,我和林深的恋情就这么暴露出去了,但我没有反驳,等待她下一步的进攻。

何婷还没等我开口,抢先说道江如心你这就过分了吧!在别人宴会上推人下水你有何居心

人群很快有人附和道:

就是!这是打算喧宾夺主吗

江如心有些过分了吗还是白柚柚好都这样了还不发脾气,要是我上岸后问候她全家。

江如心进效果差不多后,从人群中溜了出去,留我一个人面对这一群人,毕竟口水是可以淹死人的。

我没理会她到底在搞什么把戏,这个时候林深不应该把我甩了吗

难道还有重头戏在后头我没说话,打算随机应变见招拆招。

林深他站在我旁边陪我接受着众人的白眼和议论声。

宴会还在继续,仿佛有没有女主角都是一样的。

越摸过了五分钟,一群穿着制度的男子围住了会场。

有人从主席台走了出来,那人不是白柚柚而是何婷。

她拿起话筒用着安慰的语气说道:大家不要担心,只是我们柚柚的项链不见了,项链价值万,虽然不贵重,但这是柚柚的妈妈从樱花国给她带回来的礼物,这对她挺重要的。

那你们查出是谁拿的吗王健手握着一个肉肘子说道。

就是,这万呢,也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
大家别担心,我们已经知道是谁拿的了,只是希望她配合调查一下。

我冷笑一声,原来打着是这把戏呀,知道白柚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,所以我在刚刚说话的故意凑近她,看看她究竟是在搞什么小把戏。

已经有人叫嚷着她别在卖关子了,何婷没有含糊,拿起话筒用手指指着我,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在我身上。

江如心你这个小偷!赶紧把我们柚柚的项链还回来!

身旁的林深走了过来抓住我的手,手心传来的温度让我安心。

在我附近的人听到这句话后往后退了五步,生怕牵连到她们。

顾离猛地冲在我面前,用手指回去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江如心偷的你说是她偷的就她偷的

我没说话,静静地看着这一切,仿佛这件事与我无关。

看评论区有人剧透顾离是装乖巧的,所以长期以来我一直和他保持距离,今天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有些意外。

我缓缓开口,既然你说是我偷的那就应该拿出证据证明是我偷的,而不是直接给我下罪。

人群爆发出更猛烈的叫喊声!

江如心需要偷你们那万她可是帝都首富的外孙女,看得上你们这万吗

就是!这万丢在她脚边她看都不带看一眼。

小心江家告你诽谤。

台上的何婷有些不知所措,拿着话筒大声尖叫道:我说是她偷的就是她偷的!她一个贱人一万块都拿不出来!

我也疑惑,什么帝都什么外孙女

我怎么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。

刚回到会场的许锐举着手机冲了过来不顾形象的抱起我的大腿,姐,你就是我永远的姐!

我轻轻甩开腿,将她拉了起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

她把手机举到我面前,你不知道吗刚刚有人将何婷和白柚柚诬陷你的视频发在网络上火了!帝都江家,就是那首富直接转发并配文谁敢诬陷我外孙女

我也有些吃惊,作者大大玩这么大的

后台的白柚柚许是听到了什么风声,就连头上的皇冠还没戴好就急急忙忙跑出来,抢走了何婷的话筒。

误会,都是误会!那个项链是我送给心心的,刚刚也是我一不小心掉进湖里的,跟心心没有半点关系。

全场哗然,面面相觑,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已经能能理清里面的瓶瓶罐罐。

大家看白柚柚的眼神都不一样了,更多的是讥讽。

突然闯进一个穿着西装的陌生男子,随着他的跑动啤酒肚也跟着一上一下地摇晃着。

他冲上台猛地扇了白柚柚一巴掌,叫你在外面乱惹事,还不跪下来给江小姐道歉,你是想害死老子是吗

全场默不作声,许是这变故有些大令众人难以接受,我倒是无所谓毕竟我都穿书了,还有什么比我这更诡异吗

陌生男子显然是提前调查过了,拽着白柚柚的头发来到我面前,巨大的声响在空中响起,白柚柚猛地一跪。

心心,我知道错了,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!

我没说话,静静看着父女的表演。

江小姐,你看她都道歉了,能不能放过小的

男子干擦着手,眼里的精明打量着我使我浑身不舒服。

我没说话,没人规定道歉者一定会被原谅,我不是圣母。

发生这一档期我也没心参加什么宴会了,本就是为了让林深甩我的,现在看来也没戏了,提前打车回到别墅旁。

家里的灯没关,别墅旁挺着几辆加长版豪车,车牌上京格外耀眼。

我大概猜到了此时坐在屋子里的是谁,我轻轻推开门。

一对气质非凡的老夫妇坐在沙发上,目光触及那一刻老夫人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像!太像了!

她快步走到我面前,拉着我的手,孩子!你不怪我没打声招呼就来吧,外婆找你找得好辛苦。

站在一旁的男子许是见过大风大浪不像老妇人那般激动,但颤抖的手暴露出他内心的慌张。

我显然有些不知所措,毕竟这不是我的真实身份,我轻拍了老妇人的背部,表达我内心的欢喜。

孩子,你爸爸妈妈走的早,但没事!以后我们就是你的靠山!

听外公外婆描述,女主的爸爸之前是个穷小子,女主的妈妈为爱不顾家里的反对要和他在一起,他们私奔到一个小城市里,多年以后当初那个穷小子也成了当地首富。

外婆外公,很抱歉这些年我不知道你们的存在。

诶!男子应了一声随即用手遮挡住了那双混浊的双眼。

孩子,你还有一个舅舅,不过他不孝整日忙的不沾边,他要参加一个国际会议,抽不出时间来看你,我们这老口子等不及了就先来了。

我有些摸不着边,外公外婆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了

前阵子你外公刷新闻刷到你被人诬陷什么推人下楼,几乎一眼我们就能确认这就是你。越查越心寒,你妈这些年过得苦……要是我们当年不阻止他们就好了。

说完后老人的眼神已流到了手边,我的心脏抽疼。

没事了外婆外公,都过去了。

对对!都过去了!以后我们就是你坚强的靠山!谁也不能欺负你!

……

从校门口走到教室,不同于上次的打量,大家都面带微笑的看着我,这让我感慨金钱的力量何其之大。

我的桌上抽屉里塞满各式各样的礼物和信封,我拆开其中一封。

亲爱的江小姐,我知道你已经有男朋友了,但我还想告诉您一声,我永远是你的终极舔狗。

江小姐,早就听说你国色天香貌比西施了,要不马上甩了那穷小子和我在一起来自京都爱你的小王。

……

速度可真够快,昨天刚传出我是首富的外孙女,今天就已经从京都寄来信了。

林深走了进来,好看的眉头皱了一下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将大大小小的情书都倒进垃圾桶里。

看什么看,写什么情书你考年级第一了吗可以上清华了吗

这倒提醒了我,我的大好人生才刚刚开始,可别因为考不上清华就噶了。

我赶紧拿出课本复习,距离高考还有三十天。

白柚柚已经不敢来招惹我了,我将身心全投入学习当中,外婆外公也在家里变花样般照顾我。

距离高考还有十天。

心心,速来彩虹酒店,林深出轨!

我盯着手机的里的消息出了神,他出轨,应该不会吧。

我无法描述内心的情感,想和他分手又不想,内心矛盾到极致。

……

我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推开面前这扇门,房间里格外阴暗,几乎不能确认房间大致布局。

心心,你来了!顾离带着兴奋的语气在空中响起。

这让我想起之前评论区有人说他有问题!

房间里没有林深,我强迫自己冷静,顾离你找我来这干嘛

他走过来牵着我的手,我想挣脱,他用尽握紧我的手腕使我不得挣脱。

心心,你要不和我在一起吧,我不能没了你啊。

顾离你冷静点,你会遇见那个你爱和爱你的女孩子的。

我小心翼翼开口道。

他猛地抓住我的肩膀,眼里的固执溢出了眼眶。

不,我只要你,只有你才能救我家的公司,我可是高高在上的少爷,怎么能破产不能破产,得到你,我就是全国最成功的男人。

我暗道不好,可别让我栽在这了,我的大好人生才刚刚开始。

出什么问题了,我可以帮助你。

我试探地问道。

他眼球里布满血丝,眼眶下的黑眼圈证明了他已经很久没睡个好觉。

一语毕,他沉默了后仰天大笑,他疯了。

我只要你,只要生米煮成了熟饭你就是我的了。

他拿出一张丝巾捂住我的嘴,我拼命的抵抗,将全身力气汇集到脚腕上,但很快,我的视线逐渐模糊,身上已经使不上一丝劲。

我以为我会栽在这时,踢门声响彻整个房间,从门外冲出一个人,一脚踹开了我身旁的顾离。

他将我抱起来,当闻到熟悉的味道后,我的脑袋越来越沉。

……

顾离因强奸未遂,在外婆外公和舅舅的助攻下,他可以踩缝纫机踩年。

据小道消息透露,顾离和白柚柚联手拆穿我和林深,白柚柚谎称我在酒店受到了危险,将林深骗了过去。

林深推开门看到赤裸着白柚柚明白了这一切,在我独自前往酒店的时候我已提前问过林深,所以才会有后面那一出英雄救美的事件。

……

再参加一次高考我还是很兴奋,在这段时间的拼命补课后,我的水平也和林深不相上下。

考试铃响起,我翻看眼前这一张能决定我未来的试卷。

第一题,简单。

第二题,做过类似的。

第三题,容易。

……

经过四天高强度的考试后,我变得疲惫不堪,外公外婆变着法子给我做吃的,补偿我。

出成绩的那一天,舅舅也从帝都包了飞机飞过来,外公外婆围着坐在电脑前的我。

按下鼠标键,当屏幕分数显示空白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稳了。

据说白柚柚已经疯了,她根本不是什么海归学霸,只是一个小镇做题家。

一老板去乡下考察的时候碰上她,白柚柚为了改变命运勾引了胖子老板。

当她捅出这么一个窟窿的时候,她已经彻底成了一枚废旗,最后她连高考都没参加。

本来可以靠着自己改变命运的女孩,一步错步步错,逐渐走向了不可挽回的深渊。

在高考出分的这段时间里,我已经想清楚了我对林深的感情。

或许我是喜欢他的,只是我模糊了对他的感情。

穿书前我只是个宅女,和女主相似的一点儿就是,我是孤儿,和男生交流的机会约等于零。

最后我和林深携手走进了清华,学校也流传起我俩的传说激励着一届又一届的学弟学妹。

那个学姐为了和学长考进同一所学校,拼命学习,从年级倒数考上了清华。

在决定和林深认真在一起的那一刻,我一直在想我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

出车祸

癌症

或者是喝水被呛死

高考结束后的这三个月我在幸福和焦虑中度过。

新生报到的那一天,我和林深牵手走进了清华大门。

叮!恭喜宿主考上清华并触发隐形任务和男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。

当这陌生且熟悉的机械声在脑海里响起,我忍不住又跳起来在清华大门竖起了一个中指,身旁的林深身体一颤。

很快有人将我竖中指的照片发上网络,我和林深又再一次爆火。

有网友调侃,这就是学霸之间的沟通方式吗吗

我对清华竖中指,它能给我发毕业证书吗

……

多年后,一则求婚短信又再一次爆火网络。

与江家不相上下的林家在微博上艾特舅舅,配文道:多少聘礼才能迎娶贵家千金。

舅舅很快回复,连错别字都来不及修改无价!我们的宝贝这贝子有我们就够了。

我将手机屏幕递到林深面前泊头市乘龙泵业有限公司,他将我扑倒在一旁的沙发,咬了我一口,看着我的眼睛悠悠说道:都是你的。



友情链接: